【都市盛世 - 青聯看世界】 2016年11月 - 吳傑莊《全球競爭力越「拉」越低》






全球競爭力越「拉」越低

 

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已經誕生,是否會像往昔一樣充滿著「拉布」文化,我們還不知道。回顧過去,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的資料所顯示,第五屆立法會大會在四年會期內,一共近一千五百次點人數,浪費了至少二百二十小時,造成十八次流會,還有近二百三十小時的會議時間損失,按照秘書處提供服務的每小時平均估算開支計算,合計浪費金額接近一億元公帑。

 

現在,因為「拉布」而足足拖了三年的創科局終於成立,但香港在創新科技的排名卻已跌至第二十七位,全球競爭力也受之拖累,跌落至第九位。相信很多曾參與「拉布」的議員本心都是想助協助政府推出更好的政策,服務市民、服務香港,現實卻告訴我們,這樣的「服務」反而是浪費時間、浪費金錢,拖慢香港發展的步伐。

 

事實上,排名雖然下降,但香港在創新科技相關的人才並不少,這些年來,也可以說是碩果累累。不過這些相關技術與人才,在香港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待遇,更是一直找不到伯樂,迫使很多人才和技術流向國外,最終大放光芒,與香港卻沒半點關系。

 

由科技大學研發出的自動導航模型直升機、電腦水墨軟件、還有通過微型電子顯示器衍生出的Google Glass,到理工大學研發的電動環保車(MyCar),以上這些在國外備受推崇的技術,都是在香港本土進行研發,但最後卻成為了國外富有特色的產品。特別是當電動環保車(MyCar)在國際市場上大放光彩後,香港竟嘗試在中國引入國產的電動巴士,花費巨額引入原本就是出自於本土的技術,可謂諷刺之極。

 

正如科技大學前任校長朱經武曾說過,政府發展創新科技有兩大缺點,其一是不懂得將研究成果商品化,其二就是沒有耐性。比如在台灣,政府會設立專有部門,將研究成果轉化為具商業價值的產品;而日本在金融海嘯時卻反過來增加科研經費。反觀香港,政府在資助大學科研和成果轉化上並沒有串連的策略,而且投放資源不多,議會上的「拉布」文化也杜絕了很多可能性,減慢香港的發展。

 

說到這裡,筆者不禁細想,當初政府既然提出要成立創科局,可見政府也意識到香港在創新科技上的困局,若然創科局能及早成立,是否就可以盡早推出相應的政策,而不會落到如此局面?

 

現在,三年已經過去了,立法會也步入了第六屆。新一屆的議員在議會上會有什麼樣的作為,是持續永無止境的「拉布」文化,還是真能起到監察政府、服務市民的作用,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
分享到